窮出病了,就是窮酸

  文/藥藥

  1

  兩個多年未見的老同學,學生時代的好朋友。

  A君畢業后混得風生水起,成為了房地產大亨,B君循規蹈矩過著領錢過日子的小職員。

  A君偶然來到B君的城市談事,想要約一起吃個飯敘敘舊,就和司機一起去B君的公司樓下等他。好不容易等到B君下班了走出來,坐上車,A君打趣說,什么破公司啊這么晚才放你下班,一邊說一邊把手搭在B君肩上,就像當年一樣。

  B君看著昔日的好友,屁股下的豪車和眼前的司機,一股不知從哪騰起的火,就在心里翻涌了起來。

  “哎喲,大老板您見笑了,我沒啥出息就混混日子。”

  “你說什么呢,洗刷我不是?”A君說。

  B君把搭在肩上的手一推,“我哪敢洗刷您咯,您這么不遠千里的來…來你媽了個比的炫富,有幾個臭錢就在老子面前裝蒜,哦喲,賓利?哦喲,司機?以前咋沒看出你是這么個用心險惡的人啊,趕緊停車,給老子滾,看著你他媽就煩。”

  B君走下車,頭也不回的就走了,一邊走一邊罵,什么玩意兒啊,跑來老子面前裝。

  留下A君和司機在車上,面面相覷一臉懵逼。

  兜里沒錢的日子,可以讓一個人做任何決定都變得精打細算,這叫節約。

  而兜里沒錢又內心脆弱的人,則會在不停的斤斤計較里,讓自己的內心變得狹隘和偏激。

  用他們的想法來理解就是,老子沒錢是運氣不好,你他媽比我有錢,就別在老子面前晃,看著煩看著惡心。

  2

  有個姑娘去國外旅游,回國的時候,給公司里同一個部門的同事們都帶了禮物,人手一瓶香水。

  結果第二天開始就聽到公司里謠傳說,她被人包養了,釣了有錢人,給人當了小三,買禮物炫富滿足虛榮心。

  后來找到謠言的源頭,就是收了自己香水的同事。

  她問為什么,同事不屑地說,你這種人我見多了,我呸,真臟。

  說完還把收到的香水往垃圾桶一扔,可不敢用這香水哦,萬一傳染了怎么辦。

  窮酸到骨子里的人,總是對周遭的所有一切持有最大程度的惡意揣測,覺得這個世界充滿了陰險和狡詐。

  結婚發請帖給她是為了收她的份子錢,

  請她吃飯是為了向她炫耀,

  誰今天換了一身新衣服,一定是虛榮不知節儉,

  就連別人發個朋友圈,也一定會先看看這發出來的內容里,有沒有什么是自己沒有的東西,沒去過的地方,如果沒有,叫你一聲親愛的,如果有,呵呵冷笑一下,然后臉上寫滿了鄙夷。

  3

  那么是不是窮酸的人變得有錢了,就能立馬痊愈呢?抱歉并不是。

  窮酸的人就像一只蒼蠅,讓人惡心;窮酸還有錢的人就像一只粘屎的蒼蠅,是災難。

  把刻薄深深印刻到了骨子里,把自卑穿滿了全身。

  以前見過一個女的,每天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,下班罵領導,回家罵老公。有一天她因為所在的片區拆遷,而得到了一筆補償款。

  拿到錢的那一天就去公司辭職,臨走前還把所有領導罵得個體無完膚,然后去買衣服,買珠寶,去做美容SPA,然后挨個挨個的去拜訪了每一個認識她的人。

  她想告訴所有人她有錢了,她怕所有人不知道。

  但咸魚翻身了,還是咸魚。

  4

  身邊有窮酸的人已經很可怕了,和窮酸的人談戀愛就更可怕。

  他們會想盡千萬百計的去為你灌輸所謂的道理和邏輯,不能去高檔餐廳,那是奢靡,不懂生活。不要去認識有錢人,那些畜牲,一個二個都壞。不要過節就想禮物,那是虛浮,我才是你最大的禮物。

  如果你跟他提錢,他會暴跳如雷的對你聲嘶力竭,流著淚向你咆哮,你還他媽說,跟我在一起不為了錢?

  好笑嗎,我覺得挺可悲的。

  愛情在滋養它的土壤里生根發芽,長成養分的樣子。

  窮是一個沒有衡量標準的代名詞,因為每個人的環境和際遇不同,選擇也不同,所以永遠不能以財富的數量,去作為‘窮’這個字的評判和定義。

  但窮酸是人性里最惡毒的品性之一,它讓你偽裝出可憐的外表,假裝擁有一顆強壯實際上卻孬弱的心,然后再一點一點蠶食你靈魂的同時,去散播和污染別的人。

  對于窮酸的人,你指責他,他會立馬擺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,然后把脖子伸到你面前,你要砍我嗎,那你砍我吧,你真的忍心嗎,你真的要砍我嗎。

  你對他好,他會上下打量一下你,再把過往所有看過的陰謀論,都在你身上度量一下,勉強先收下你的好,過幾天又托人對你說,我不需要你的好,請不要侮辱我。

  說真的,簡直是毒瘤界的一支清秀,名號窮酸婊,字男女通用。

  真不值得同情,無藥可救。

  作者簡介:藥藥,被甲方折磨到快性冷淡的94年非典型天蝎射基師,三觀比三圍正。微信公眾號:用得著你管(id:care_yao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