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母親的一封信
  
  親愛的媽媽:
  
  在我的印象里,這是我第一次稱呼你“媽媽”。也許是從小叫“娘”叫慣了的原因,突然改口喊你“媽媽”,我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。
  
  娘,首先,最起碼我要感謝你的生養之恩。樹有根,水有源。誰言寸草心,報得三春暉。我深知,即使這一輩子我也償還不了你作為母親的大恩。我多么希望下輩子還能做你的兒子。
  
  初中,我是在縣城上的。那時我年齡小,常因想家落淚。每次離家返校時,我都強忍淚水。我怕你看見,怕你傷心,但我知道你比我還難受。那次返校時,我發現你哭了,盡管是偷偷的。由于住校,我一個月才回家一次,可只要有什么好吃的你舍不得吃,而是都留著直到我回家。有時,好吃的都放壞了你還不知道,我在心里埋怨你怎么這么“傻”啊,可眼淚卻流了出來。后來讀了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我感受更深了。
  
  父親病了,你細心照顧,在我面前你從沒流過淚。但從你的雙眼我能看出,你不知流過多少淚。父親去世了,你承擔起了所有重擔,在我面前你表現的還是那么的堅強。你變白的頭發,增多的皺紋,手上的老繭,臉上的淚痕,還有瘦弱的身軀足以說明你的艱辛。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  
  大二時的一天,我鬼使神差的起了個早。走在校園里,忽然,手機響了。我一看是你打來的,心跳就加速了,我心想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家中一定出什么事了。電話通了,當聽到我的聲音時你似乎放心了許多。你說做了個夢,夢見我受傷了。我聽了有種想哭的沖動,我強忍著笑道:“沒事,我挺好的。”你還囑咐我要格外的小心。掛了電話,淚水還是來了。就因為做了個夢,你就擔心成這樣,兒行千里母擔憂??!我想,如果天下的兒女都能像父母待孩子那樣對待雙親,那該多好啊。
  
  上了大學,雖然我很少落淚,但我依然想家,我理解了“想家”的概念。家是抽象的,親人在,家就在,哪里有親人,哪里就有家,想家不就是思念家中親人么。
  
  隨著我的成長,我學會了向你報喜不報憂。在學校,有好的表現我都會告訴你,若是有不順心的事我就埋藏在心里。(
勵志詩歌  www.lz13.cn)我知道一旦我把一些事告訴你,你就會操心。兒女牽著父母的心,兒女的喜與憂就是父母的樂與悲。
  
  百善孝為先,我卻做不好;明明知道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”,我卻不知把握現在;回到家能痛痛快快喊一聲媽是多么幸福的事啊,我卻生在福中不知福。有時我總是忍不住向你發脾氣、使性子,而你呢,從不生氣,還是和聲和氣的,滿面微笑。對此,我怪自己怎么就不能忍忍呢。對于我的無知,我多希望你能罵我、打我,這樣我心里也好受些。
  
  唉,可憐天下父母心!
  
  這封信是我考慮良久才落筆的,寫這封信時,雖然我躺在床上,但我知道你還在忙活著。
  
  2011年12月11日寫于學生宿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