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再拿著父母的錢裝逼了

  01

  我大二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姑娘,是彩妝控。

  她每天都在朋友圈里曬,cpb又出了什么限量版,紀梵希的底妝又準備要買,購物車里加了好幾瓶sk 2,云云。

  雖然她每天嚷著「吃土」,可是就她曬出來的化妝品的價位,動不動就是sisley或者armani的,我感覺她真有錢。

  但是后來我發現,她家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家庭。

  她自己是申請了助學金,每個月能有幾百塊。但是這些,加上她父母給的一千多的生活費,完全不夠。

  她總是變著花樣找爸媽要錢,借口今天買資料,明天買課本,反正先把錢要過來再說。

  但是她的父母呢?據說就是非常樸素的兩口子,手機用的是幾百塊的雜牌。她的媽媽,為了買到便宜兩塊錢的蔬菜,每天都要多走二十分鐘,繞路到菜市場的最邊兒上。

  但是就在她媽媽弓著背,拿著微薄的薪水,為了兩塊錢繞遠路的時候,她卻在考慮要不要入手一瓶兩千塊的神仙水。

  02

  說白了三個字,虛榮心。

  可是,她在這邊想著如何彰顯自己優渥的生活品質時,她的父母卻在為了供養她,一把年紀一身傷病地堅持上班。

  孩子伸手要錢,哪怕他們平時連肉都舍不得買多一點,也會立馬給。

  有虛榮心無可厚非,但是年輕一代無端膨脹的虛榮心,不該讓操勞半生的父母買單啊。

  03

  我幾年前去報社實習的時候,聽到過這樣一個事。

  一個男生,高二的,吵吵著要讓他爸爸給自己買當時新出的iphone 4s。

  他的爸爸,工地建筑工,從來想象不到什么手機要四五千塊。就語氣稍重地數落他,不好好學習想這么多干嘛,何況我們家真的買不起。

  然后這個男生就氣啊,他就離家出走。

  這位爸爸來找我們報社幫忙的時候,表情特憔悴,四十多歲的漢子,眼里布滿疲勞的血絲。

  八月酷暑,他身上的汗衫一看就是質量奇差的,線頭四處鉆出來。還算整潔的褲腳下,卻是一雙毛毛躁躁的布鞋。

  接待他的是社會新聞部的主編,主編隔日后去他工作的臨時住處采訪。那是暴露在日光下的擁擠矮房,僅有一臺臟兮兮的舊式風扇。只站五分鐘就大汗淋漓。

  這位爸爸眼眶濕潤:“只要兒子肯回來,我一定給他買手機。”

  在場的人,心里都悄悄抖了一下。

  他的兒子,高二的男生,或許會因為擁有了一臺嶄新的iphone,被朋友艷羨一陣,夸到身體輕飄飄的那種滿足。

  但是他的爸爸,始終在37度高溫下,面朝黃土。

  04

  活到了二十左右的跟物質面面相對的年紀,尤其是見到了越來越多生活富足的朋友,很多人,都會想要一步就趕上去。

  不想被甩下,顯得我多窮酸啊。

  于是肆無忌憚沒個界限地買,化妝品一定要用一線的,酒店至少要住四星級的,衣服要買中高端價位的,你總不能讓我老是買h&m吧?

  父母在家里不知道過得多節省,可能八十塊的衣服都要想一想再買,你卻在朋友圈曬,又去了一趟三百塊的哈根達斯下午茶。

  你在狐假虎威地追逐詩與遠方,卻讓父母替你茍且。

  你真自私。

  05

  我一個好朋友,家里非常有錢,她自己交的家境相當的朋友,是連絲巾都要買gucci的那種。

  但是就這樣一個每月生活費好幾大千的姑娘,買雙三百塊的鞋,也都會仔仔細細斟酌了再買,還會四處托問最便宜的代購。

  偶爾一次天南地北的聊天,她提到一句話,我一直記到了現在——

  不管你的父母是月入五千還是五萬,給你的生活費多還是少,這些錢真的都是他們的血汗,沒有一分錢是容易的。

  你在這里春風得意地揮霍,他們在為了替你兜底,馬不停蹄地工作。

  別再用父母的錢,為喂飽你膨脹的虛榮心,繃出一副驕傲而富貴的假象了。

  他們真的為了愛你,付出了很多,很多。

  作者:陳大力,無敵大長腿,鉆石少女心,ONE人氣作者,簡書簽約作者。微博@陳大力大力陳,微信公眾號@chendali199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