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們害怕的時候,我們可以做什么

  文/安喬Lily

  01

  有一個讀者在群里傾訴,他最近很苦惱:喜歡了一個姑娘,但不確定那個姑娘對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,很是糾結,到底要不要告白?

  大家于是給他出謀劃策。

  幾個熱心的小伙伴幾乎一邊倒地勸他:去告白啊,喜歡就要上,愛她就要讓她知道。

  “我約她出來吃飯,她都不單獨赴約,還要拉個女伴……”

  “她說我對她的喜歡只是套路,是假扮深情……”

  “我不知道怎么辦了,她究竟是不是喜歡我呢?”他猶豫地問我。

  我笑,如果他鼓起勇氣直接去告白,直接去問那個女孩,一切問題就都不是問題了。所以他的問題不是姑娘喜不喜歡他,而是,他害怕告白。

  害怕告白以后,被拒絕,告知自己是不被喜歡的,害怕以后連朋友都做不成,害怕連單相思都不能了……在意的越多,越在乎那個結果,就會越害怕。

  我們的害怕來源于,不知道前面究竟有一個怎樣的結局,在那個強大的未知面前,我們膽怯、惴惴不安,生怕走錯一步,就蝴蝶效應地一步步錯下去。

  02

  然后我想到,一直學不好的英語。

  中學時期,我曾經某一次考試沒有達到老師的期待,被當眾訓斥后,產生逆反心理,從此不再好好學習,由此惡性循環。

  高中時期,英語學得已經很吃力,直接影響了我的高考成績,和第一名相差三四十分,幾乎都差在英語上;

  大學里,英語四級考了兩次,第二次貼著及格線過了;英語六級報了兩次名,沒進考場;

  考研失利,雖然專業課排在第三,可英語沒有過國家線,幾分之差被刷下來。

  可以說,我一直痛恨死英語,但與其說痛恨,不如說害怕。工作焦慮的時候,我無數次做夢,夢見自己在英語考場上,奮筆疾書,可是空白的卷子上什么字跡都沒有,我努力答題,最后還是交了白卷。

  如果說,我們的害怕來源于對未知的不確定性,那么再往前推進一步,我們害怕的本質,其實是擔心自己無法承受那個壞的結局。

  所謂“未知的不確定性”,說到底,我們不是不知道結局,因為結局永遠只有兩種:好的和壞的。人們之所以會害怕,是先入為主地認定,自己注定會失敗,且無法直面那個失敗所帶來的后果和挫敗感。

  我學不好英語,是從一開始就缺乏底氣,覺得它難,畢竟我已經被它難倒那么多年了,一旦從心理上開始畏懼、退縮,則大勢已去,即便再怎么努力也不過是裝裝樣子。

  那個糾結要不要告白的讀者,他害怕告白,大抵是因為心里并無多大把握,認定一經告白一定會被拒。這樣想著,便更加反復猶豫,自信全無,扭捏之間越發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去面對喜歡的人,進退為難。

  03

  我們一直誤以為大千世界里,我們一定有兩種選擇:開始,或不開始;繼續,或者放棄。

  理論上是沒錯。

  但事實上,所有選擇“不開始”、“放棄”的事情,你以為當下巧妙地繞開,但命運從來沒有放過你,它日后一定會換個方式重新考驗你——凡你所逃避的,必將再次挑戰你。

  你因為害怕,不去告白,那么“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喜歡我”這個問題就會一直困擾你,直到下一段,下下一段親密關系,你都會遇到這類問題;

  我因為害怕,不去好好學英語,那么“我英語超級爛”就會在日后反復影響我,直到我考研慘敗,直到未來我或許還會因為英語而錯失什么外派學習的機會……

  我們因為害怕,放棄的那部分可能性,那個世界對我們大門緊閉,但它沒有消失,恐懼如影隨形,它一直提醒著我們,自欺欺人是徒勞。

  所以你看,我們其實是沒有選擇的,你只能選擇開始,勇敢地往前邁出那一步,直面你的恐懼。

  04

  小的時候,我很怕黑。怕到屋里即便開著燈,也不敢走到窗子邊,伸手去關窗戶。

  我怕,漆黑的外面蹲著一只巨大的怪物,只要我把手一伸出去,它就會張開血噴大口,把我的手臂咬斷。

  后來爸爸跟我說,你越怕什么,就越要走近了,把它瞧個明白,看個仔細,當你看到它是一個確切的實體,反而就不怕了。

  是的,后來我知道了,我所害怕的那只怪物,只是窗戶外面在月光下搖曳的樹葉的影子。

  我們害怕,是因為從一開始就認定自己會失敗,但實際上,是否真的如此呢?

  顯然不。好的,和壞的結局,概率其實是一樣的。

  也就是說,如果那個讀者去告白,他的成功率和失敗率是一樣的,但導致的結果卻截然不同。如果不告白,他便永遠不會知道對方喜不喜歡自己,機會不會等人,愛情也不會等人,你不給自己機會,就等于給別人機會。

  如果告白,失敗了呢,這個結局是否真的可怕到無法接受?不是的,這個結局其實一早就在那里,只不過,你讓自己更清醒直觀地去面對它。

  如果告白,成功了呢,當然沒話可說,這是你最期待的結果,但其實這個結局也是一早就寫好的。

  你害怕的事情,其實結局一早就已經在那里了,不管是好還是壞,所謂“未知的不確定性”根本不存在,所有恐懼皆是虛妄。

  所以,別怕,你的害怕只是一個泡沫,去行動、去開始,就是戳破它的那根手指。去做你不敢做的事情,去直面你的恐懼,去把未知變成現實,把那二分之一的不可能變成可能。泡沫破碎,一個更清晰的世界,逐漸顯形。

  好的結局,我們欣然接受,如愿以償。

  壞的結局,也不急,來日方長,怕什么前途險阻,當我們不再恐懼,有了更明確的目標后,一切努力就都有章可循,朝著更好的自己慢慢前行。